白衣倾浮华

吃货,懒癌,基本都是坑

[杰园]如何完美的注孤生之椅子篇

*突然脑洞,因为玩园丁遇见了一个会修椅子的红蝶
体验了一下辛辛苦苦几十年,一下回到解放前的感觉
————————

庄园的监管者杰克先生已经注意那个偷偷摸摸拆椅子的小家伙很久了。

在别的求生者都在破译密码机的时候,他的小姑娘却在干劲十足的拆他的椅子。

真是调皮。

杰克先生大大的剪刀手松松的合拢起来,有些苦恼。

不同于破译密码机时紧张又惶恐的样子,他的小姑娘拆椅子时专注又可爱,杰克先生于是偷偷学会了修椅子的技能。

这样就可以一直看到她干劲十足的样子了。

杰克先生面具下的表情温柔又宁静。

园丁小姐同样很苦恼。

到底为什么庄园里的椅子最近拆不完了???

艾玛提着工具箱跑来跑去,脑袋里仿...

第五人格——日常

匹配遇见了一个人超好或者有点迷?的杰克~
敬业园丁拆椅子拆到一半的时候发现队友都被抓了,救队友,但是救了两次以后队友还是都被送走了,然后就想被杰克敲晕算了,结果杰克抱着我去找了密码机,扔了我两次提醒我要挣扎2333拆完以后还把我抱到地窖送走了~
少女心blingbling,果然杰克最绅士啦~

少年游(二)

第二章

*第一章在很久之前

*翻存稿无意发现的诈尸

*师父是编的

一个非常无聊的过渡章
—————————

展昭有点慌张,虽然他现在坐在客栈的床上,比相国寺的蒲团舒服好多。但这都不能缓解他的紧张。因为他面前坐着一个看起来很凶的爷爷。和主持爷爷一点也不一样。

老妖怪看着面前低着头的团子,有点纳闷,看着挺灵气,根骨摸着也不错,怎么现在就有点呆呆的呢?

“你叫展昭?”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带着某种说不出的威压的话让小展昭心里抖了一下。他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清亮亮,小声的应下。

老妖怪眉头一皱:“大丈夫要有气势,说话大点声。还有,我以后就是你师傅,老和尚把你卖给我了。”

说着说着,...

南辕北辙[二]

先填一下土吧
————————

03

很久之前,在青坊主还是人的时候,夜叉便已经是恶鬼了。

他从来任性肆意,喜欢戏耍人类。因为他从不曾相信过人心。

人心皆善,恶鬼何食?

曾经有人类在他手下挣扎,含着恶意诅咒他:“你将会失去你最珍惜的……”夜叉挑着眉头看鲜血不断漫出人类的嘴角,最终死去。他在弄弄的腥气里勾起一个恶劣的笑:“真可惜呢……本大爷没有那种东西。”

直到……他遇见了一个傻和尚。

夜叉杀人成性,脾气也阴晴不定,并且非常好战,路过某个地方就想去挑战当地的大妖怪。有一次一个大妖看不惯他的作风,下手极重。虽不致死,但是夜叉躺在荒野一副狼狈得爬不起来的样子也是难得一见。但对夜叉来说,...

南辕北辙

突然诈尸,挖坑跑路。

————————
01.

夜叉从来没想过,他和青坊主会再见。

说来凑巧,他和青坊主竟然前后脚被阴阳师收入寮中。白发的阴阳师端坐在案前沏了杯茶,案前一左一右站着两个新来的妖怪。夜叉随手把长叉立在身后,斜靠在上面,抱着胸,嘴角勾着轻蔑的笑意。白发的僧侣对身旁的厚重煞气仿若未见,对着阴阳师施了一礼。

夜叉余光划过青坊主,看着对方波澜不惊的神色嗤笑一声,正过眼神刚好对上安倍晴明含着笑意的微妙神情。

安倍晴明看着他话中有话:“二位一同入我寮中,也是缘分。”

夜叉偏头看着青坊主一字一顿:“大师的缘分,区区恶鬼可担不起。”

本就安静的庭院里一丝风声也无,三三两两的落樱划过青

少年游


*私设无数
*下文天注定系列
*半只脚回坑

预警:小时候并不光风霁月的小可怜五爷

————————————
第一章

相国寺来了个戴发的小和尚,听说是主持早年答应的尘缘。

主持只让他每日里和大家一道打坐练功。却没赐法号。小和尚们虽然诵经的时候都一本正经,但是到底是孩子气,一群人把展昭围在中间,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最后也只得了小孩子一个带点拘谨的笑容和江南口音:“我叫展昭。”

这一日,主持一个老朋友来访,两个活的堪比老妖怪的人坐在花树下闲谈下棋的时候,老妖怪瞟了眼顶着大太阳扎马步的小孩:“哪里捡的?有点灵气。”

“和我佛有缘。”

老妖怪嗤笑一声,看着被满头流下的汗刺激的眯着眼却一动不动的小孩...

憧憬与爱


失踪人口回归(吗?)

★主要是看完传记卖安利

CP:酒茨/跳跳骨科[跳弟x跳哥](没有狐跳)

★OOC(其实舍友家茨木就这样233)

私设无数哈哈哈
——————————

茨木童子到那位阴阳师的家里已经很久了,久到看着寮里从只有几个R到大半SSR都开始长住。

其中自然有酒吞童子。

不同于阴阳师和大家喜闻乐见的表情,茨木却是冷淡的很。

大江山的鬼王,实力强大不可否认,就算曾经执着于力量的他对酒吞狂热不已,但是和现在的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追逐鬼王太久,久到他都快要忘却为何追逐。茨木童子翻遍记忆才发现他一直渴望的霸气恣睢的想要追逐的人根本就只活在他的一厢情愿里。

他想要追随的人是实...

旧文段


整理一下

————————

开封小院里的红杏开的正好,来不及清扫的碎红落满石桌,又被风轻轻送起。

白玉堂踩着黄昏前细碎的云光走在开封的街上,手里罕见的提个精致的食盒。神情也似温柔的天气一般,少了几分清傲疏离。

白玉堂转了侧街,就看到展昭小院里微微露出的几点红。

白玉堂微微顿了一下,下一刻白色的身形忽起,直接翻进了院墙。

没人。

白玉堂嘴角落了几分,随手把食盒放在石桌上,在一旁坐了下来。

傍晚的风带着各色花香,酿出迷离的滋味。白玉堂坐在安静的只有枝叶交错的沙沙声的小院里,心下莫名的宁静。

不知是谁家的小花猫顺着院墙爬过来,从墙头轻盈地跳到一旁的树枝上,晃落了花瓣无数。

许是...

圣诞快乐


*小段子

*文笔出走

圣诞节属于宗教 信仰,不准过。

这是局里对于开在平安夜当晚的内部“跨年”晚会的解释。

林涛被大宝拉着买的圣诞袜还塞在办公桌抽屉里,看来是不能光明正大的派上用场了。大宝唉声叹气:“本来还有机会讹老秦两次的,现在就剩一次了……”

“大宝,你想要什么圣诞礼物?”

大宝看了看林涛,心说这孩子傻的,哪有直接问人要什么礼物的……

“这个啊,要自己准备,我说出来就不好了……”

“你怎么和老秦一个样……”

“老秦?”大宝头上的八卦小天线蹭的竖了起来,“老秦说什么了?”

林涛趴在桌子上:“他什么也没说……我问他想要什么,他就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我我追着他问,他还说已...

意外(十一)

又被lofter禁了······

走链接:意外

对不起点赞评论的小伙伴了!!!

我不行了,希望秦科长还行(*/∇\*)

© 白衣倾浮华 | Powered by LOFTER